皇冠信用盘

首页 > 社科资讯 > 社科动态

著名理论经济学家刘诗白的初心与坚持:搞研究,一定要有情怀

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3-25

    川报观察近日起开设“爱国情 奋斗者”栏目,以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为主题,为大家讲述70年来众多奋斗者为祖国建设发展矢志奋斗、作出贡献的故事,反映一代代中华儿女接续奋斗、建设强大祖国的壮志豪情,展现广大人民群众热爱祖国、艰苦奋斗追求美好生活的精神面貌。
 

刘诗白:一手研究一手情怀

人物名片

    刘诗白,1925年生,我国著名理论经济学家,西南财经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西南财经大学名誉校长,代表作有《产权新论》《现代财富论》等。曾获“第六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”,《经济学家》杂志主编,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,第八届全国政协常委,四川省政协副主席(1993-1997)。

    虽然已94岁高龄,但每天至少拿出3个小时看书读报写字,是刘诗白坚持数十年的习惯。

    3月24日一早,在西南财经大学接受记者专访之前几分钟,刘诗白仍然在看思想文化建设方面的书籍。“多看书多学习,做研究才深入,多下基层多走走,做研究才立体。”老人家说,这是自己坚持了一辈子的治学理念,搞研究,一定要有情怀。

    刘诗白口中的情怀,并不只是对学术的敬畏,还包括对家国、对民族深深的关切。“我出生、成长的那个时代社会动荡,我看到了太多的民生疾苦。”回想起当年求学的日子,刘诗白说自己下决心做学问,是为了救国兴邦。

    刘诗白回忆,自己和家人逃难时,炮弹落在了隔壁房子上,那种惊慌的感觉终身难忘,就思索着以后一定不能再落后挨打了。后来在上海,亲眼见到那个写着“中国人与狗不得入内”的牌子后,心里面的想法更加翻腾,对自己说,一定要成为一名进步青年,为国家、为民族找到崛起的道路和方法。

    就这样,切身感受到民族孱弱的刘诗白,开始在书中寻找答案。鲁迅、巴金的著作,他读了个遍,他还特别喜欢读高尔基的《母亲》、托尔斯泰的《战争与和平》,《新华日报》《解放日报》等解放区出版的革命书刊,以及左派学者的哲学、社会科学论著,更是让他爱不释手。

    也因为大量的阅读,让刘诗白发现了自己在人文社会科学方面的兴趣,并由此开始了求学研究之道。1942年,刘诗白考入武汉大学经济系,1946年毕业后,到四川大学当助教,5年后调入当时的四川财经学院(西南财经大学前身)。心怀家国、努力专研,刘诗白的情怀,有了寄托的地方。之后,他在西南财经大学工作超过半个世纪。

    为了做好经济改革理论方面的研究,刘诗白经常下工厂住农村,做大量的社会调查。“搞研究不能只读书,在房间里面得出的理论是空心的。”刘诗白一直坚持,经济学家要将自己的见解上升为理论,并且这个理论要对社会有用,就一定要有充分的亲身体验。

    改革开放之前,我省的人民公社,刘诗白几乎跑了个遍,在工厂一蹲就是半年,在农村老乡的家里一住又是半年,“有一次调研,我的体重半年内降了10多斤,确实苦,但是不这样,就理解不到劳动人民的艰辛,就看不到当时我国农村生产力低下的现状。”刘诗白说,也正因为这些在基层的经历,增加了自己对经济改革必要性和重要性的理解和认识,也催生了之后很多理论的产生。

   “我自己写的300多篇研究文章、20多本书,根都在这里,都是我看到的最实际的情况。”刘诗白说,支撑自己一直这样做研究的核心动力,就是情怀,“为了家国和人民,去书中寻找答案,在实践中检验答案,在总结中得出理论。”

    如今的刘诗白已经不再带学生了,但是提到教学他仍然充满了动力,“多数书是必须的,但是在多看原著悟原理的基础上,不妨多读读伟人传记。”刘诗白说,传记可以更好的帮助读者去理解伟人的思想、品德和情怀,“有了高度,搞研究也就更容易找到正确的方向。”

信息来源: 网站编辑:skladmin